正文 第0980章南北事件的联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更多的时候,人们根本就不清楚帝国的发展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这件事情在整个帝国之中开始发酵。

京师里的百姓,总是知道最新的消息。

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渠道,但是在这种渠道下,获取的消息层次有限。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对整个帝国的大事情的关注。

在这样的条件下,人们之前所了解到的一切似乎都成为了笑话。

毕竟他们知道的很多都是朝廷渲染的。

不过宣传部还是挺好的。

至少让他么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甚至可以说是在整个事情中。

王师兄关心的就是他们。

让百姓们在这件事情中体会到一些东西,一直是他们坚持的事情。

整个帝国现在在这种情况下超越了很多人。

很多事情自然就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个样子。

宣传部的作用就是让他们有一个视觉能够了解到皇室和朝廷的动向。

而不是像之前一样,凭借自己的猜测,就可以做出一些让他们更加难受的事情。

建文皇帝朱允在整个事情中扮演的角色还是非常的好的。

这一点他们也是知道的。

朝廷现在似乎已经做的非常的正式的,至少在很多人眼里他们没有做太多的事情,可却因为这些事情能够给他们太多的安全感。

京师里的百姓得到消息总是最先开始的,他们有自己的方式,虽然可能不太准确个太多的人在一起之后就能把所有的事情分析个123来。

方中愈对于现在的模式还是非常的喜欢的,毕竟对于他来讲,能够让更多的人用自己的方式讲出,他要讲的话是非常的不容易的。

至少最开始他不会用这些东西让更多的人觉得,会做出什么样不好的事情。

这是他得到所有的消息之后,得出来的结论。

就在北上的人,开始接近山东的时候,南方的动作也开始了。

方中愈给了他们足够的自由,让他们处理好手中的事情,这也就意味着在这个时候,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经方中愈同意的。

京师到云南实在是太过遥远了,还要去交趾故地。

方中愈不希望他们把时间都浪费在双方沟通上,所以在之前就给予了他们最大的自主权限。

就算是方中愈,也没有意识到整件事情似乎变得与以往不同了。

可是没有关系,在如此强大的信息交流的状态下,方中愈能够以最短的时间内获取这么多的内部情况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

黔国公,在第一时间收到大明幻夜骑给予的最新式制式装备的时候,非常的高兴。

“不错,方大人确实好本事!

黔国公试了试他们带来的盔甲。

“这里面放了精铁?”

黔国公自然知道,能够做这样的大型冶炼,肯定是不容易的。

更何况,这里面的东西似乎和他们之前用的不一样,就算是兵部,现在也没有大气力为全国的军队换装这样的装备。

“国公说的不错,我们称之为精钢,在开平卫那里。

草原上来的矿石,都在那里冶炼。

最后得到的东西,再经过高炉,不断的冶炼,最后得到的这些。

这些年,我们也没有攒下太多!

三鹰负责了这次物品的押送。

当然更多的是因为,在开平卫那里呆的时间太久,所以想出来看看。

“看来你们的技术确实突破了不少,就算是在云贵这边其实也有不少的矿场,但是冶炼技术完全达不到,也就能做做一般的农器!

国公爷,的确是非常的喜欢,所以,拿着盔甲和刀剑试了不少次。

“试试,沐天,这是他们的制式武器,看一下,可以量产的!

“是,国公爷!

专业的东西自然需要专业的人来看,目前是他府上的亲卫队长同时也掌管着整个国公府的矿业和铁器制造。

沐天劈砍了一下,发现自己的佩剑出现了缺口。

“工艺很精致,技术很有突破,至少超过了我们很多!

这是实话。

毕竟对于他们来讲,很多事没有办法去处理呢。

比如气泡,比如说上面的杂质,不是单靠锤炼就可以把他们弄出来的,高炉的密封就是一项挑战。

这是真正的认可。

能够让外人认可他们的工艺,其实是非常容易的。

毕竟他们也确确实实超越了很多人,所以北方如今的矿产冶炼厂。

其实,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因为实实在在产生的污染太大,很多人都不喜欢,但没办法,这就是帝国发展所带来的现状。

“既然连他都这么说了,看来你们的技艺真的不错,不知可否割爱,给我们一些!

三鹰倒是没啥意见。

“可以,国公爷要是想要,可以随时派人到锦衣卫参与讨论,甚至是在云贵这一带选址都可以。

只不过需要的条件比较严苛,至于最后能建成什么样子,我也不清楚!

“当真?”

黔国公没有想到三鹰一下子就答应了。

至少在他看来,起码也得讨价还价一阵子,自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获得这样的技术。

毕竟他们本就在地方上,家大业大,如果一旦掌握了如此优良的盔甲制造和武器制造,可能会对整个帝国都是威胁。

“国公爷是不相信我吗?

我既然已经说出来了,那自然能够让国公爷按照这件事情去做。

国公爷要是想要的话,直接找人去京师就行。

锦衣卫那边随时恭候!

“好好好,方中愈果然与常人不同。

你们这些人能够在他身边待下来,也确实让本国公刮目相看。

这些年他成长得如此之快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你们这些人,都是他成功的原因之一!

黔国公沐晟不傻。

在大明幻夜骑刚刚进入云贵边境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些人肯定不是善茬。

甚至可以说,从他这里过,不仅代表着一种实力的象征,更重要的是,他们也许还有其他的打算。

所以才会有之前的对话,有之前两个二人的讨价还价,没想到,消息一传出去方中愈那边,就立马给他送来了最新的制式武器。

只为了换得他的支持。

所以这个时候,国公爷,不仅非常的佩服,而且甚至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国公爷知道,方中愈是要做大事了。

就是不知道京师那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那些大人物们知不知道,他们敬重的小方大人如今做了什么事情?

方中愈的成长已经超越了许多许多人,甚至之前那些支持他的人,现在都已经赶不上他了。

黔国公一家镇守云南已经很多年了,这里被他经营的就像是他自己的领地一样。

他们被称为云南王,朝www.tsxsw.com吞噬小说网廷对于这件事情也是暗地里允许的。

鞭长莫及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大明帝国需要的是领土的稳定,所以对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大的不愿意。

但这些年来其实变化了不少,毕竟朝廷正在大量的修路,云贵两地,连接四川连接两湖的道路一直都在不断的整修。

南来北往的商户们也带来了各种各样的物资,云贵两地的特产也从这里出去。

黔国公心里很清楚,朝廷的力量已经在慢慢的渗进他所统治的地方,不过并不在意。

朝廷可以拿走一部分权力,只要他们家依然可以镇守在这个地方就可以了,按照现如今朝廷的动向,是不会动他的。

建文皇帝朱允如今已经能够容得下宗室子弟。

对于他们这些领兵在外,独镇一方的,勋贵来讲,这已经是莫大的信任了。

“国公爷谬赞,我家大人有他自己的特殊之处,但更多的来讲,他依然还是个年轻人,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这也是为什么如今,大人已经很久没有离开京师了,就是因为,他打算把更多的事情交给身边的人来做,然后让自己学到更多的东西!

三鹰知道,锦衣卫对于方中愈的宣传,都是他们有意在外散步的,更多的时候方中愈还是保持一种比较神秘的状态。

所以很多人并不清楚方中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他们更多的是从方中愈自己表现出来的和朝廷有意宣扬的那些消息中去获得。

黔国公听了之后一愣不过,仔细想想也能清楚。

如今方中愈如日中天,又成为了伯爵,足以证明建文皇帝朱允是多么的重视他。

所以对于这样一个崛起的新贵,黔国公觉得还是有意交好一番。

毕竟这样的人以后说不定,能够和他平起平坐,甚至是超越他都有可能。

“哈哈哈,果真是妙人。

你们锦衣卫都是人才!

不管黔国公是不是话中有话,反正这个时候他所说的话,的的确确让三鹰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勋贵。

魏国公,徐辉祖,驸马爷梅殷,大将军盛庸,这些人他都接触过。

那些人看方中愈都是像看晚辈一样,如今徐辉祖成了方中愈的大舅子,这关系自然另当别论。

可是那些人都知道,方中愈一定会大有前途的。

“国公谬赞!

又交代了几句之后,两人分开。

三鹰其实看过了,黔国公的军队基本上都是精锐,这些年镇压蛮族叛乱和那些土司们头人之间的争斗。

这些人没有丝毫的怯场,经历过百战之后,身上的杀戮之气还是很重。

所以他知道这支军队一定会变得和之前不一样,等他们熟悉了锦衣卫这边的制式设备装备以后。

一定会比之前更加强大。

“沐天,怎么样?”

黔国公问道。

“大明幻夜骑很强,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咱们的卫队。

后面押送物资过来的,锦衣卫小队没有之前那么强迫的感觉,但依然是精锐,而且他们似乎还有更多擅长的东西!

“情报打探还是暗杀?”

黔国公一愣。

他倒是没看出来,那些人虽然给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但真没有想到,会是其他的,他还以为那些人也是从军队里面出来的。

“可能更多的是偏向暗杀,我发现,他身边的那些人带的武器都不一样。

每个人都不一样,就意味着擅长的东西不同,那样的只适合小队行动。

可怕的因为我们不清楚他们到底擅长什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跟咱们来那么一出,这样的敌人最可怕。

是有些担心,咱们进入交趾故地之后那些反抗的头人和地方武装了!

目前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很小的时候就在军队里摸爬滚打,所以最后才能够到达黔国公身边担任亲卫队长,当然手里也掌握着更加精锐的卫队力量。

他能看出来的东西自然不同反响,甚至他所说的这句话,听起来像是玩笑。

实际上,根本就不是玩笑,因为只有自己做过这样的事情,才会一眼从别人的身上看出不一样的东西。

“这么玄乎?”

“国公爷,这些人肯定跟诏狱有关,否则的话,不会有那种阴寒之气,甚至与您谈话的这位三鹰,听起来似乎非常的活泼,好说话,但是事实上,与咱们相差甚远。

甚至可以说,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在防备着咱们!

“咱们?咱们会有冲突?”

黔国公有些不解。

“倒不是说是防备咱们,虽然他很客气,但是,他可能内心里把所有的人,都当做敌人。

除了他带来的那些人,我能感觉到,他身上充满了警惕,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沐天不得不承认,锦衣卫带来的人每一个都不同方向,其实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如果刚刚那些人跟他是敌人的话,恐怕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能力护住国公爷和他自己。

“你这样说,我倒是对这些人越来越有兴趣了。

让咱们的人抓紧时间收集他们的资料,包括方中愈,那一位新晋的伯爵。

我跟他都没有见过几次。

这样的人,不应该成为咱们的敌人,应该成为朋友,所以抓紧时间吧!

黔国公年纪并不大,所以对于一切事情都有好奇心。

对于这样一位能够快速的在朝廷中成长,甚至是身居高位的年轻人,他希望能够更加的了解他,帮助以后,做更多的事情。

“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EB易博馆酒店_EB易博馆welcome_EB易博馆welcome fifa最新排名| 天气| 肖战| fifa最新排名| 华晨宇| 蔡崇信收购篮网| 沪电股份| 唐纳德·特朗普| 中超| 脸书员工总部跳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