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25章 施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洛孤邪遁离,这一场始料未及的“厄难”,以一种更加始料未及的方式与结果落幕、

到了神主这个境界,断肢可以重塑,就连恢复期也不会太长,但这份屈辱,却将一生铭刻在魂。尤其洛孤邪这等层面,世上能折她颜面者又有几人?这对她而言,已不仅仅是屈辱那么简单,而极有可能成为无法摆脱,缠绕一生的梦魇。

除非她有朝一日能亲手杀了沐玄音……就如她那么急切的想要亲手杀了云澈。

而她会强行忽略……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冰凰界中一片安静,没有一个人欢呼,直到折星殿彻底远去,恶战的余波也全部消散,依旧没有一个人出声,震惊、懵然、呆滞……各种夸张的表情定格在每一个冰凰弟子,乃至殿主、宫主、长老的脸上,估计此时就算有人给他们一个重重的耳光,都不一定能让他们回过神来。

他们的宗主,他们吟雪界的界王,挫败了洛孤邪……那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敬畏的东域王界之下第一人!

而且,还是大败!

实则,他们这般反应再正常不过。因为就连琉光界王水千珩……在沐玄音将洛孤邪的手臂绝情断下的那一刻,他两只眼珠子差点跳出眼眶。

火破云目光怔然许久,才无比艰难的移回,向云澈道:“你……你师尊她……她……”

“咳,很厉害吧!痹瞥喊戳税幢羌,强装淡定的道。

火破云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打败了洛孤邪,她才是真正的‘第一人’呢!彼囊羟嵘溃骸霸瞥焊绺缡悄昵嵋槐驳牡谝蝗,沐前辈是东域王界之下第一人……不愧是云澈哥哥的师尊!

“……”听着女儿的低语,水千珩大张了半天的嘴巴才终于一点点合上。

他是为了女儿“屈尊”来此,没想到,竟然目睹,或者说见证了如此惊世骇俗,必将震动整个神界的一幕。

蓝光一闪,沐玄音身影出现,目光在云澈身上一扫,确认他安然无恙,又将目光折回,向宙天神帝道:“晚辈方才未及收手,多有冒犯,还请宙天神帝恕罪!

“……”水千珩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他看得清清楚楚……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宙天神帝出手阻拦时,她那哪是“未及收手”,分明是狠狠一掌轰在宙天神帝的脑门上……

大怒之下,不但对洛孤邪直下死手,连宙天神DìDū敢打……看着她的背影,水千珩不由自主的一个哆嗦。

这个女人,绝对绝对不能招惹……水千珩在心中重重念道……他现在清楚的觉得,沐玄音简直要比洛孤邪还可怕,各种意义上……

目光从沐玄音身上转到水媚音身上,心里不知为何紧了一下……洛孤邪忽然攻击云澈,云澈连根头发都没伤到,竟让沐玄音如此震怒,以自己女儿对云澈这小子三千年都不肯断的心思……

这奇怪的不安感是咋回事?

“呵呵,无妨,无妨!敝嫣焐竦郾暇故侵嫣焐竦,丝毫不怒,面绽微笑:“吟雪界王护徒心切,何怪之有!

“不错!彼х癫寤暗溃骸耙餮┙缤跣,却对后辈如此爱护关切,让人万分赞佩!

初至吟雪,水千珩面对沐玄音时脸上带笑,身绽威仪,呈现着温和的俯视之姿。而现在,他说话时则明显“谦恭”了不少。

沐玄音微微颔首:“诸位贵客为我吟雪弟子亲身来此,玄音万分感激。澈儿,还不赶紧谢过!

“是!痹瞥荷锨,躬身道:“宙天神帝,水前辈,两位现身来此,晚辈感激难言,更惶恐万分!

“应该的,应该的!彼х裥呛堑牡。

“唉,”宙天神帝看着云澈,一声重叹:“当年的玄神大会,为的,就是能寻到你这般的‘奇!。你的出现,让老朽欣喜若狂,却未能护你,让你遭受命陨之劫,险些成为一生之憾。如今见你无恙,老朽心中甚喜甚安!

云澈感激道:“晚辈何德何能……这份恩www.tsxsw.com吞噬小说网情,晚辈实在无以为报!

宙天神帝笑着摇头,又叹息:“难怪你能在玄神大会力压四神子,登顶封神之战,原来,你竟有如此一位师尊。也难怪,吟雪界王未亲自现身玄神大会!

“百息之内重创洛孤邪,此等修为,怕是……”宙天神帝没有说下去,因为后面的话,太过惊世骇俗,而是转而道:“老朽竟一直不知,我东神域之北,竟存在着如此一位旷世之女!

沐玄音道:“吟雪界毕竟只是一方小界,晚辈非是有意隐瞒,而是不敢太过引人注目!

宙天神帝颔首……他当然理解,但更多的是怎么都无法压下的震惊。

夏倾月道:“沐前辈,洛孤邪本已被劝离,你为何忽然改变主意?”

她说的“改变主意”,是她为何要主动暴露一直隐藏的实力……暴露“底牌”,向来是不智之举。

沐玄音道:“绯红劫难随时可能爆发,事关东神域生死存亡,本王自不该余力!

宙天神帝点头赞许:“你如此之想,为我东域之幸!

“另外,本王不想他人以为我吟雪是好欺之地!洛孤邪性情邪肆,若不如此,你们离开之后,她定会寻隙再至!”

“原来如此!毕那阍挛⑽Ⅱナ,但,这个理由,并不能让她信服。

但马上,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稍稍一动,多了些许复杂,然后问及了第二个问题:“沐前辈,云澈此次回来,应该并不愿为他人知。如今,却是忽然在东神域传开,而消息的来源,正是圣宇界。宙天神帝和琉光界王如此之快的到来,想必是第一时间听到传闻。传闻的来源,应该也是圣宇界吧?”

“不错!敝嫣焐竦鄣阃罚骸笆ビ罱绲恼坌堑詈鋈怀龆,且速度极快,直向北方,此事让人想不注意都难。探寻之下方知,折星殿中非是洛长生,而是洛孤邪!

“洛孤邪离开之前,曾放出‘必亲手杀了云澈’的怒言,此怒言传出很广,因而一探便知。而初闻此传言,老朽无法置信,因邪婴之难,以云澈之力实不可能逃出生天,但后又得月神界传音,方知极有可能为真,老朽思虑之下,便亲自来一探究竟!

“……?”第三次,云澈听到了“邪婴”二字。

“水某亦是如此!彼х竦。

“果然!毕那阍碌溃骸凹热绱,沐前辈方才为何没有继续逼问洛孤邪从何处知晓云澈依然活着,且就在吟雪界?”

沐玄音看了云澈一眼,道:“这件事,云澈心中应该已有答案,还是留他自行处置!

云澈:“……”

“哦?”几人都是面露疑惑。

“云澈,”宙天神帝问道:“当年的邪婴之难,大量星神、月神、梵王,以及我宙天的守护者陨落,星神界在劫难之下寸草无声,你究竟是如何逃出?”

“……。?”宙天神界的话让云澈心中大震,急声道:“你说什么?”

星神界……寸草无生?大量星神月神陨落?乍听这些字眼,任谁都会骇然失色。云澈马上意识到自己言语失态,快速转为平静,皱眉问道:“晚辈这几年并未在神界,当年也并不是葬身……”

“云澈当年在邪婴之难爆发前便以空幻石遁离星神界,”沐玄音忽然道:“这几年亦在下界,刚刚回归,所以并不知邪婴之事,本王亦没来得及告诉他,本王会在稍后再向他说及此事!

云澈:“……”

“哦……原来如此!敝嫣焐竦垓ナ,也不追问:“无论如何,云澈能活着,是我东域之幸。东域有你吟雪界王的存在,亦是大幸。如今,我东神域正被绯红阴影所笼罩,背后的灾难,或许要比任何人想得还要可怕,能得吟雪界王这一助力,我东神域便又多了一分希望!

沐玄音道:“宙天神界言重了,晚辈愧不敢当!

“以你之力,足以当的起这世间任何言语!敝嫣焐竦坌呛堑牡溃骸袄闲嘁咽遣恍榇诵,便不再叨扰!

他此番亲临,亦是想着将云澈带回宙天神界,但现在看来,已无必要。

沐玄音挽留道:“宙天神帝亲临吟雪,既是大恩,亦是大幸。至少让晚辈稍尽地主之谊!

“呵呵,不必了!敝嫣焐竦畚⑿Φ溃骸爸嫣齑蠡嵩诩,老朽与吟雪、琉光两位界王很快便会再见。媚音,破云,此番,也要借助你们二人之力!

火破云向前,郑重道:“破云受宙天界再造大恩,但有吩咐,万死不辞!

“媚音会和爹爹一起去的!彼囊粢埠苋险娴牡,同时偷偷看了云澈一眼,欲言又止。

“好!敝嫣焐竦坌廊坏阃,如今局面下,东神域忽然多了沐玄音这样一个人物,无疑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至于身在中位星界的她为什么能打破唯有王界才能打破的“界限”,成就十级神主,现在根本不是探究的时候。

“既如此,老朽便……”

话到一半,他的声音与神情忽然同时僵住,脸色快速涌上一层浓郁的黑气。

宙天神帝的忽然变化让所有人一惊,水千珩沉眉道:“宙天神帝,你……”

噗!

宙天神帝身体剧颤,一口猩血狂喷而出……血液呈骇人的深黑色。

“……?”云澈着实的大吃一惊。宙天神帝之状,分明是内创爆发。但,宙天神帝是何等人物,谁能伤他?谁敢伤他?

而且,他吐出的黑血……分明溢动着极其浓重,层面亦是高得出奇的黑暗气息!

他亦忽然注意到,除他之外,其他人虽然也都面露惊色,但都并非该有的震惊。水媚音道:“宙天爷爷,你没事吧?”

宙天神帝一只手按在胸口,笑呵呵的道:“无妨,没想到它会忽然爆发,让你们见笑了!

他虽然微笑,但脸色明显很难看,身上的肌肉亦在轻微的痉挛,显然正痛苦不堪。

云澈:“……?”

“邪婴之难已过去三年,连前辈都……束手无措?”火破云难以置信道。

“邪婴虽只恢复残末之力,但其可怕,绝非常理可以度之。能将之快速化解者,唯有西域龙后独有的光明玄力。以老朽之力,欲要将其完全化解,怕是还要数年的时间,唉!毕氲饺缃竦亩虼,他一声叹息。

水千珩皱了皱眉,道:“水某听闻宙天曾遣人向西域龙后求助,莫非,西域龙后不肯出手相助?”

云澈:“……”

“非是如此!敝嫣焐竦厶旧溃骸岸俏饔蛄笫史瓯展,为防有人打扰,龙皇还亲自于轮回禁地设下结界,万灵不可近。这亦是命数!

“……原来如此!彼х裎⑽⑼缕。以西域龙后的层面,一旦进入闭关状态,要不知何年何月才会结束。不说十年八年,百年千年亦属正常。

云澈:“……”(神曦……在闭关?)

“呵呵,不必忧心,老朽稍做调息,便可好转……告辞!

宙天神帝摆了摆手,面露宽慰之笑。

毫无疑问,宙天神帝在东神域,乃至四方神域,是最不像神帝之人,没有傲气,没有威凌,明明站于混沌之巅,却从没有俯视之姿,唯有面对任何生灵都亘古不化的温和。

“等等!”云澈忽然出口,刹那犹疑后,还是继续道:“前辈,你身上所侵蚀的魔气,晚辈或许可以尝试化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EB易博馆酒店_EB易博馆welcome_EB易博馆welcome 王迅| 不能说的秘密| 白夜行| 千图网| 财付通遭央行处罚| 飞虎之雷霆极战| 《说好不哭》首播| 天津女排| 脱口秀大会| 徐峥朋友圈表白|